<track id="uur8u"></track>
        <track id="uur8u"></track>

        <td id="uur8u"><option id="uur8u"></option></td>
      1. 蘇州律師收費標準咨詢網【咨詢熱線:18962104280】由周仲生律師創辦,作為一家專業的蘇州律師事務所合伙人,服務范圍涉及公司法務、民商合同、知識產權、刑事辯護、金融保險、勞動人事、婚姻家庭等訴訟及非訴訟法律領域。本著普法的原則,有完整的一套蘇州律師收費標準體系。本所實行周仲生律師一對一免費解答制、統一收案制、專業分工合作制、重大案件集體討論制、質量跟蹤回訪制。
        1 2 3
         
        蘇州律師收費標準 | 蘇州律師

        周仲生律師一對一免費解答
        電話:18962104280 
        郵箱:804941115@qq.com
        網址:http://www.ikhlaqhussain.com/
           
        掃掃二微碼和律師面對面
        ;
           詳細內容
        周律師于蘇州市吳江區人民法院辦理黃某某敲詐勒索罪案

        周律師于蘇州市吳江區人民法院辦理黃某某敲詐勒索罪案例

             黃某某因敲詐勒索罪批準逮捕,家屬委托我擔任其辯護人.我通過多次會見,仔細審查在案證據,從事實認定、犯罪構成、量刑情節等方面發表辯護意見.本案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黃某某共敲詐勒索金額185000,雖我做了無罪辯護,但是判決結果還是判了有罪,當然這也在預料之中,已經批準逮捕的案件幾乎不可能無罪.法庭在審理案件時也充分保障了被告人及辯護人的訴訟權利,仔細聽取了辯護人的辯護意見.對部分辯護意見予以采納.法庭并未認定指控的第二筆10萬元.量刑時也充分考慮了酌定量刑情節.雖然本案最終被判有罪,但是我深信,隨著刑事理論和刑事司法實踐的發展,”三階層論的犯罪構成要件終將會得以實現,十年后或二十年后甚至更長時間被告人的類似行為難以認定為犯罪.

         

        周仲生律師電話:189 6210 4280

         

         

        黃某某涉嫌敲詐勒索罪辯護意見

        尊敬的審判長、合議庭各位成員: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三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律師法》第二十五條的規定,江蘇諧達律師事務所接受被告人的委托,指派本人擔任被告人的辯護人參與本案訴訟活動。接受委托后,辯護人進行了會見、閱卷并參加了法庭審理,做出以下辯護意見,協助法庭查明事實和準確適用法律,維護被告人合法權益.

        第一,事實認定方面發表如下意見.

        對起訴書指控的事實,辯護人認為完全與在案證據能夠證明的事實相反,與客觀事實相反.起訴書認定:被告人以被害單位消防不合格其要舉報為由,敲詐受害單位.起訴書指控的事實是常見的”舉報型敲詐勒索罪”表現形式."要舉報違法進行威脅索取財物,在索取財物之前并未進行舉報,舉報的威脅還存在.”但是,本案證據能夠證明的事實是: 被告人與老婆感情不和,其老婆離家出走到某某服飾上班,被告人到某某服飾找到其老婆要求其老婆回家照顧孩子時與某某服飾發生爭執,被某某服飾趕出,被告人遂心生不滿進而進行消防舉報.在舉報前未對某某服飾財物行為.一經舉報,**服飾的消防違法行為已經納入國家監管范圍,威脅的基礎已經喪失, 尤其是舉報之后消防大隊已經對**服飾進行查處,因而并不存在以”要舉報”進行威脅敲詐勒索財物的行為. 舉報行為完成后舉報人在行政處罰案件中已經居于證人地位,被舉報者受到相應處罰以后主動聯系被告人用金錢收買行為已經屬于被舉報人收買舉報人或證人的行為.

         

         敲詐勒索行為不存在.被告人犯敲詐勒索罪證據不足。

        任何作為定罪量刑的證據,尤其是作為定罪的證據證明標準都必須具備以下條件:一是證據的客觀性,即作為定罪的證據必須是真實客觀的;二是各種證據之間具有連貫性,即各個證據所證明的犯罪事實情節不能脫節,必須相互吻合,環環相扣,形成一個合乎邏輯的證據鏈,并且排除各個證據之間的矛盾;三是證明得出的結論是唯一的,并且排除合理懷疑。而起訴書指控被告人以受害單位消防不合格為由要舉報”的證據缺失,本案所有證據都是指向舉報行為完成后被害單位收買舉報人的事實.證據本身也缺乏客觀性。 鄭某某和楊某某兩位核心證人并未親自與被告人見面談,其證言多數屬于傳聞證據,而且存在多處與其他證言以及整個案件矛盾的地方。

        第二,定罪方面發表如下意見.辯護人不否認被告人從**(吳江)服飾有限公司獲取35000元以及從蘇州市**企業發展有限公司獲取5萬元的事實,但是從敲詐勒索罪的構成要件來說,辯護人認為黃的行為不符合敲詐勒索罪構成要件,應屬于民事調整范疇。

        舉報行為不具有違法性.本案中,被告人的主要行為就是多次舉報場地使用方**(吳江)服飾有限公司及出租方蘇州市**企業發展有限公司存在消防隱患、消防安全不達標。舉報消防隱患是公民的權利,蘇州消防部門也出臺相關機制鼓勵群眾有獎舉報,黃依法行使該舉報權利并無不當。根據編號為S048的《消防違法行為舉報、投訴查處情況記錄單》顯示2014512日黃第一次向蘇州市公安消防支隊吳江大隊舉報,方式為匿名舉報。從舉報方式可以看出,被告人舉報時并不希望與被舉報人**(吳江)服飾有限公司有任何交流瓜葛。倒是被舉報人,千方百計、多方周折,獲取了黃通訊方式及身份并主動致電聯系他,派員當面約談希望許諾給予黃一定好處換取他不再參與被舉報人確實存在的消防問題。對于2015515日取得的35000元,本案在案證據不能證明黃采取敲詐勒索方式,首先并主動向震澤**(吳江)服飾有限公司提出索取本勞務辛苦費。反而從本案來推斷,這是被舉報人震澤**(吳江)服飾有限公司主動提及黃往來蘇州和老家以及給黃造成的精神傷害給予金錢。收買與被收買當然違法無效,這屬于民法上不當得利的范疇,肯定不是犯罪所得,絕不能因為收買達成合議而將舉報人認定為犯罪人。

        辯護人認為,適用法律,應當根據法律的目的去適用,理解法律,應當符合公平和正義。國家對公民的舉報是鼓勵和支持的,對公民的舉報行為多設立了相應的獎勵措施.""舉報型敲詐勒索罪”國家所要懲治的行為是不去直接進行舉報而是以要舉報進行要挾索取財物的行為,一方面維護社會財產秩序地穩定性,另一方防止違法犯罪嫌疑人通過金錢方式使自己的違法犯罪行為不被發現.懲治”舉報型敲詐勒索罪”真正目的是使公民發現有違法犯罪行為及時舉報,使違法犯罪行為納入到國家監管范圍之列.把舉報行為定性為敲詐勒索行為本身就不符合法律的目的,更不符合公平和正義。因為被告人舉報前并未向被害單位提出過任何財產性的要求,而是直接舉報.一經舉報,對被舉報人的不法行為已經納入國家監管范圍,舉報已成既成事實,其以舉報為由進行的威脅也喪失了基礎. 因此,我認為被告人的行為不應定性為敲詐勒索行為。

        本案與其他”舉報型敲詐勒索罪”客觀表現方面是存在本質區別的.第一,本案被告人是直接舉報,舉報前并未向受害單位提出過任何財產要求,而”舉報型敲詐勒索罪”多是像本案起訴書所載明的事實一樣,以某事要舉報為由向被害人提出財產性要求,在舉報前先以舉報要挾并索取財物;這是我對起訴書載明的事實所持異議之處,認為起訴書載明的事實與證據證明的事實完全不相符合.”舉報型敲詐勒索罪”本質上是不舉報,不舉報違法犯罪行為而是直接找違法人索取財物.第二,本案被告人并無主動向受害單位提出過財產性要求,而是受害單位通過不正當手段獲取被告人電話號碼并充費獲取了被告人姓名,主動找被告人聯系."舉報型敲詐勒索罪"則是在舉報前主動找到受害人并索取財物.

         

        根據《刑法》第274條之規定敲詐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對被害人使用威脅或要挾的方法,強行索要公私財物的犯罪行為。

        構成敲詐勒索罪,其客觀行為要件應當符合以下幾個特征:( 1)采用威脅、要挾手段;( 2)威脅、要挾的內容足以引起被威脅、要挾的人內心恐慌、懼怕;( 3)被脅迫者因之處分了財產,將財物交予威脅、要挾者。本案中,被告人的行為不符合敲詐勒索的客觀行為要件。理由在于:( 1)被告人舉報之前與**服飾存在事實上的矛盾沖突,舉報具有直接原因,舉報之前并無向本案受害單位提出任何財產性要求,因此其舉報行為是在行使公民正當權利。(2)受害單位得到被告人舉報的信息來源于受害單位的不當打聽及消防大隊的不當告知,而不是來源于被告人主動告知,更不是被告人附舉報條件地向受害單位提出財產性要求。 ( 3)受害單位收買被告人的過程是一個雙方談判過程,是受害單位主動提出給付錢財,而黃著重于開除其老婆以及辱罵他的經理道歉。(4)被害單位并未因基于脅迫產生的恐懼交付財物,因為舉報行為已經完成,被害單位已經處于違法查處對象范圍之列,并且在交付被告人財物之后自行投入大量資金進行整改。

         

        其次,構成敲詐勒索罪在主觀方面表現為具有非法占有財物目的。

        在案證據能夠證明本案的一個基本事實:被告人與老婆感情不和,其老婆離家出走到**服飾上班,黃到**服飾找到其老婆要求其老婆回家照顧孩子時與**服飾發生爭執,黃系友遂產生報復**服飾心理,進而進行消防舉報.**服飾為了逃避消防不合格而主動收買黃而平息雙方紛爭.黃被收買并要求與其有沖突的經理道歉以及開除其老婆.由于黃不知情其老婆已經與**服飾已經解除勞動關系因而繼續追問舉報查處情況,**公司支付5萬元收買黃并告知其已經開除其老婆,事情結束,黃回家.而本案中,(見黃在201621日在震澤派出所做的第一次訊問筆錄第2頁,見從某某第一次詢問筆錄第2頁以及其他在案證據)。被告人黃嘗試與**(吳江)服飾有限公司就是否能開除其老婆溝通失敗,黃主觀目的是發泄對**服飾的不滿,迫使**服飾開除其老婆,這都是非財產性的要求,顯然被告人實施舉報行為時不具有非法占有目的。

        雖然客觀上被告人老婆從**(吳江)服飾有限公司離職時間為2014514日,但由于被告人本人在外地,雙方關系不好雙方沒有溝通,直到201410月份后方才由**(吳江)服飾有限公司告知離職情況。此后黃未再有舉報行為,由此可見被告人舉報震澤**(吳江)服飾有限公司的主觀目的,是為了解決家庭問題。

        認真查看本案證據材料結合常識分析也可以得出被告人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黃第一次舉報形式是以匿名形式舉報,如果被告人黃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完全沒有必要匿名舉報,也不會直接去舉報,而是先要索取財物,索取財物不成時才去舉報。黃并未主動找本案的受害單位,而是受害單位主動找到黃并提出收買事宜。黃在**服飾找她老婆時與**服飾發生過矛盾,這是黃舉報的原因,也可以得出黃舉報目的是出于泄憤而非獲取財物。此外,黃在工程建設方面有多年從業經驗,有正式工作和收入。其已具備辨識消防設施是否合規的專業能力,但他并沒有利用這專業技能到處舉報,也未曾在其他地方發現黃有消防舉報記錄。

         

         

         

         

        第三,從量刑方面講,若判處被告人則存在如下從輕處罰情節。

        1、被告人黃,情節輕微,手段并不惡劣。舉報是行使公民權利,舉報的目的是為了逼迫被舉報人開除其老婆,收受錢財僅是貪圖便宜。正如本辯護人在定性方面論述一樣,也應當是情節輕微,手段并不惡劣的一類。

        2、被告人,主觀惡性小。黃本人就沒有意識到這是犯罪。他認為舉報并不犯法,被收買不再介入被害單位的消防之中也不犯罪,甚至他本人也如同談生意一般向被舉報人出具了承諾書,承諾他本人、他朋友不再參與震澤**(吳江)服飾有限公司的消防問題。(見楊某某訊問筆錄第一次第2頁關于承諾書的內容)若其主觀惡性大,若他認為自己是在實施敲詐勒索的犯罪行為的話,他怎可能會留下書面證據?尤其是收款采用銀行轉帳的方式收款。

        3、被告人雖有輕微違法前科,但是這些都是發生在多年前的行為。

        4、被告人并無蓄謀敲詐勒索,是受害單位主動聯系并收買被告人.

        5、被害人有引誘被告收款的行為,有栽贓被告犯罪數額的嫌疑。根據吳公(震)受案字(20145263號受案登記表,早在201452216時,震澤**(吳江)服飾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鄭某某就已向震澤派出所報案,稱黃某某敲詐勒索公司35000元,同日就已經立案。在此情況下,黃某某因不知其老婆已離職事實繼續追問消防部門后,被舉報人蘇州市**企業發展有限公司于20141016日再主動給其5萬元的動機就值得懷疑,這一點公安機關也有同樣疑問。被害單位自己已經決定進行整改并且事后確實進行了整改的前提下還支付被告人錢物具有故意構陷的目的明顯,此外該案原本只需**服飾經理開除被告人老婆,辱罵被告人的經理賠禮道歉即可化解的矛盾,受害單位卻要花錢收買黃,經理拒向黃道歉以及故意隱瞞黃妻子已經離職的事實是讓人十分懷疑被害單位的動機。

        6,本案起因系**服飾管理人員辱罵黃,粗暴對待被告人黃引起,給黃造成精神上傷害,這是黃舉報的直接原因。受害人本身未盡到消防預防義務在遭受到舉報以后其不是出于宿舍職工安全考慮通過改進消防設施來解決問題,而是主動找到黃并收買黃的方式來解決問題,因此受害人自身存在重大過錯.

        7,被告人的舉報行為對社會并無危害,相反對社會有益。被告人的舉報電話是何人泄露給**服飾的?在案證據沒有作出反映。但是,如果消防單位嚴格為舉報人保密,本案就沒有發生的可能。**服飾先是獲得舉報電話,然后通過充花費的方式獲得了舉報人的姓名,然后派人找到黃解決此事.

           **服飾全體職工生活在消防隱患十分嚴重的環境下,**服飾為了經濟利益完全忽略了職工的生命安全是十分惡劣的,黃的舉報行為并無社會危害。

        9,被告人被羈押以來,一直為自己當初貪圖便宜的行為深感后悔。

        10,被告人到案后如實供述了整個案件經過,具有如實供述的情節.

             綜上,依據我國《刑法》和《刑事訴訟法》規定,必須查明行為人在客觀方面是否實施了刑法所規定的某種危害社會的行為,并造成了危害結果,主觀方面是否具有犯罪的故意。因為任何犯罪都是主客觀條件的統一,查明行為人是否具有犯罪構成的要件,才是定罪量刑的基本原則。

         因此,法院的判決只能“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和“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原則來定罪量刑。必須客觀地對待整個案件事實,不能因為某種需要而節選部分證據,創造出與客觀事實相違背的法律認定。

        對于社會秩序的法律調整,首先應是民法的調整,只有民法調整不足以實現社會正義時才適用刑法調整.我認為本案如果受害單位提起民事訴訟讓被告人承擔民事責任足可以有效實現社會秩序地調整.如果適用刑事追責的方式與罪刑法定原則不符,也不符合法律的平等保護原則.

         

         對于被告人而言,上有年邁父母,下有年幼子女,其是家庭的支柱,對被告人判處刑罰意味著其整個家庭的不幸,本案的所謂受害人有著雄厚的經濟基礎,企圖通過采取刑事構陷的方式來對付一個普通百姓,懇請法庭能公正地作出判決,使被告人能夠早日回歸家庭和社會。

         

                       辯護人:周仲生律師

         

         

         

        熱門搜索: 蘇州律師收費標準、蘇州律師、【周仲生律師一對一免費解答】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蘇州唐朝網絡
        電話:18962104280  郵箱:804941115@qq.com
         網址:http://www.ikhlaqhussain.com/
        欧美久久精品另类,仙踪林19岁rapper老狼,国内精品伊人久久影院,久天啪天天久久99久免费